You are browsing the Hong Kong website, Regulated by Hong Kong SFC (CE number: BJA907). Investment is risky and you must be cautious when entering the market.
Market News

Market News

HomeMarket NewsDetails

谷歌芯片的里程碑:OpenAI的競爭對手部署了谷歌自研TPU

格隆匯 11-09 15:27

本文來自格隆匯專欄:半導體行業觀察

谷歌今天宣佈,將擴大與 Anthropic 的合作夥伴關係,致力於實現人工智能安全的最高標準,並且 Anthropic 將利用谷歌最新一代的,用於人工智能推理的 Cloud TPU v5e 芯片。

自 2021 年 Anthropic 成立以來,兩家公司一直密切合作,這家人工智能安全和研究初創公司已經構建了業內最大的 Google Kubernetes Engine (GKE) 集羣之一。Anthropic 目前還使用 AlloyDB(Google 完全託管的 PostgreSQL 兼容數據庫)來處理高性能和可靠性的事務數據;以及 Google 流行的 BigQuery 數據倉庫,用於分析大量數據集併爲其員工提取見解。

爲了保護在 Google Cloud 上部署 Anthropic 模型的組織以及 Anthropic 自己的員工和承包商,Anthropic 現在還使用 Google Cloud 的安全服務,包括 Chronicle Security Operations、Secure Enterprise Browsing 和 Security Command Center。

Security Command Center 幫助 Anthropic 瞭解其 Google Cloud 環境並檢測錯誤配置,而安全企業瀏覽則允許該公司確保員工和承包商對託管和非託管設備的安全訪問。Chronicle Security Operations 通過自動化爲 Anthropic 提供人工智能驅動的修復、一線威脅情報,以及創建自動化安全控制、策略和配置的能力。

在宣佈了雙方的新合作後,Anthropic 成爲首批大規模部署 TPU v5e 的公司之一,TPU v5e 是 Google Cloud 迄今爲止最通用、最高效且可擴展的 AI 加速器。TPU v5e現已全面上市,使 Anthropic 能夠以高性能且高效的方式爲其 Claude 大語言模型 (LLM) 提供服務。

Cloud TPU v5e 專爲提供中大規模訓練和推理所需的成本效益和性能而構建。今天發佈的 MLPerf 3.1 訓練基準測試結果發現,與上一代相比,TPU v5e 的每美元訓練性能提高了 2.3 倍;這是繼 9 月份宣佈的 MLPerf 3.1 推理基準之後發現的,與 Cloud TPU v4 相比,每美元的服務性能提高了 2.7 倍。藉助 Multislice 大規模訓練技術,Anthropic 可以將其 LLM 擴展到單個 TPU pod 的物理邊界之外,擴展到數萬個互連芯片。

谷歌雲首席執行官託馬斯·庫里安(Thomas Kurian)表示:“在開發人工智能方面,Anthropic 和谷歌雲有着相同的價值觀——都需要以大膽和負責任的方式來完成。” “在多年的合作基礎上,與 Anthropic 擴大了合作夥伴關係,將爲更多人安全可靠地帶來人工智能,併爲最具創新性和增長最快的人工智能初創公司如何在 Google Cloud 上構建提供了另一個例子。”

Anthropic 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達里奧·阿莫迪 ( Dario Amodei)表示:“我們與谷歌的長期合作夥伴關係建立在共同承諾的基礎上,即負責任地開發人工智能並以造福社會的方式部署人工智能。” “我們期待繼續合作,努力爲全球更多企業提供可操縱、可靠和可解釋的人工智能系統。”

“我們對 TPU 的效率感到非常興奮,”Anthropic 首席執行官Dario Amodei在談到 Google 芯片時說道。“這些已經開始爲我們帶來收益。”

彭博社表示,隨着構建更大人工智能模型的競賽愈演愈烈,谷歌等科技巨頭正在與該領域最前沿的初創公司建立關係。據知情人士透露,Anthropic 最近同意在四年內斥資超過 30 億美元購買谷歌的雲計算服務。另外,據彭博社報道,谷歌已承諾向這家初創公司投資 20 億美元。

谷歌承諾向Anthropic 投資 20 億美元

在今年十月底,谷歌同意向 Anthropic 投資最多 20 億美元,Anthropic 是一家由 OpenAI 前高管創立的人工智能初創公司。

Anthropic 發言人告訴 CNBC,該承諾包括 5 億美元的預付現金注入,以及隨着時間的推移額外投資 15 億美元。《華爾街日報》早些時候報道了融資計劃。

谷歌發言人沒有立即迴應置評請求。

Anthropic 是 Claude 2 的開發者,Claude 2 是 OpenAI 的 ChatGPT 的競爭對手,被 Slack、Notion 和 Quora 等公司使用。該公司成立於 2021 年,除了 Google 之外,還獲得了Salesforce 和 Zoom 的融資,今年早些時候估值爲 41 億美元。

Claude 2能夠概括大約75,000個單詞,這可能是一本書的長度。用戶可以輸入大型數據集並要求以備忘錄、信件或故事的形式進行摘要。相比之下,ChatGPT 可以處理大約 3,000 個單詞(備註:十月底時候的數據)。

機器學習監控平臺 Arthur AI 的研究發現,就“自我意識”而言,Claude 2 是最可靠的聊天機器人,這意味着準確衡量它知道什麼和不知道什麼,並只回答有訓練數據支持的問題。Arthur AI 測試了Meta的聊天機器人、Cohere 和 OpenAI。

4月,谷歌向該公司投資3億美元,持股 10%。同月,Anthropic 是 受邀參加白宮會議、與 副總統卡馬拉·哈里斯討論負責任的人工智能開發的四家公司之一。另外的三家公司包括谷歌母公司Alphabet、微軟和OpenAI。

Anthropic 很快扭虧爲盈,並於 5 月份籌集了4.5 億美元的資金。根據 PitchBook 的數據,這是自 1 月份微軟投資 OpenAI 以來人工智能公司最大的一輪融資。

Anthropic 由 OpenAI 前研究副總裁 Dario Amodei 和他的妹妹 Daniela Amodei(OpenAI 安全與政策副總裁)創立。其他幾位 OpenAI 研究校友也是 Anthropic 的創始團隊成員。

Amodei 今年 7 月向 CNBC 表示,Anthropic 投資了至少兩個月來開發其最新的聊天機器人,有一個由 30 到 35 人組成的團隊直接開發人工智能模型,總共有 150 人爲其提供支持。她表示,市場增長如此迅速,有足夠的空間讓多個參與者取得成功。

Amodei 當時表示:“從商業角度來看,這確實是一個不尋常的時期,因爲對大型語言模型的需求非常大,而且實際上超出了行業目前所能提供的需求。” “前景非常廣闊,對於許多不同的用戶和類型的用戶來說,確實有很大的空間來使用這些系統。”

亞馬遜也投資了40億

在九月的時候,亞馬遜也投了該公司40億美元。

亞馬遜當時表示,將向人工智能初創公司 Anthropic 投資高達 40 億美元,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競相從人工智能突破中獲益,這些突破可能重塑其部分業務乃至整個經濟。

亞馬遜正在努力跟上微軟和谷歌等競爭對手的步伐,這兩家公司都在人工智能研究上投入了數十億美元。Anthropic被視爲一批人工智能初創企業中最有前途的企業之一,將使用亞馬遜的數據中心、雲計算平臺和人工智能芯片。

這筆交易凸顯了人們對人工智能前沿的狂熱,這項技術抓住了公衆的想象力,並有可能改變人們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作爲這場競賽的一部分,科技巨頭一直在與嶄露頭角的人工智能初創企業合作,爲他們提供計算能力和現金,幫助他們開發新的模型和應用程序。谷歌還投資了 Anthropic,而微軟則向 ChatGPT 的製造商 OpenAI 投資了 130 億美元。

亞馬遜表示,高達 40 億美元的投資將使其獲得 Anthropic 的少數股權。

與 OpenAI 一樣,Anthropic 也是所謂的生成人工智能的開發商,該技術能夠從大量數據中學習以創建類似人類的文本和圖像。這些工具被認爲具有使許多任務自動化、重塑全球經濟各個方面的潛力。

Anthropic 運營着一個名爲 Claude 的聊天機器人,它試圖將自己定位爲行業中更負責任的參與者之一。其高管警告說,如果不謹慎開發,人工智能可能會對社會造成巨大損害。該公司聯合創始人Jack Clark九月底出席了在國會山舉行的一次會議,討論人工智能政策,包括快速發展的技術的風險和潛力。

與 Anthropic 的合作也對亞馬遜有所幫助,亞馬遜在雲計算領域與微軟和谷歌競爭,並一直試圖在人工智能領域更深入地確立自己的地位。亞馬遜還與英偉達展開競爭,後者是運行復雜人工智能系統所需芯片的提供商。

運行人工智能模型所需的大量資金和計算能力使得小公司幾乎不可能獨立於財力雄厚的老牌科技巨頭。

Anthropic 與亞馬遜的合作也是新型循環業務安排的另一個例子,這種安排對於雲計算公司和人工智能初創企業來說都是互惠互利的。

Anthropic 將從亞馬遜籌集的大部分資金重新注入公司,用於支付這家西雅圖科技巨頭運營的大型計算機服務器集羣的時間費用。因此,亞馬遜在對初創企業進行戰略投資的同時,也在養活自己的雲計算業務,該業務目前佔其利潤的 70% 以上。

微軟於 2019 年首次與 OpenAI 達成此類協議。近幾個月來,包括谷歌和甲骨文在內的其他雲計算公司也與雄心勃勃的人工智能初創企業做出了類似的安排。

自 OpenAI 推出 ChatGPT 以來的幾個月里,微軟和谷歌也推出了自己的在線聊天機器人,但亞馬遜並沒有效仿。相反,它致力於爲希望構建自己的聊天機器人和其他人工智能技術的公司和獨立開發人員提供各種工具。

除了增加雲計算收入外,亞馬遜與 Anthropic 的協議還可以提高其在該領域的形象,並推動科技巨頭內部新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

亞馬遜首席執行官安迪·賈西(Andy Jassy)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通過更深入的合作,我們可以幫助改善許多短期和長期的客戶體驗。”